Liberty

微博:桥头的小黄花

告白气球

Charpter5
    许魏洲脸上的诧异转瞬即逝,嘴角一丝坏笑浮现出来。修长的手指从烟盒里夹出一根烟点上,吞吐的烟雾弥漫各处,藏住了对方的脸,看不清情绪的波动。半支烟过去,烟灰积的很厚了,许魏洲捻灭了星星之火,动作顿了顿。
    下一刻,他伸手扯过黄景瑜的领口,极快速的以一种近乎蛮横粗暴的力量吻了上去,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
     黄景瑜对一切都猝不及防,虽然问题是他提出的,但这个吻来的太快而突然,让前一秒心还七上八下的他,实在是应接不暇。好像一切作出反应的动作都是受潜意识支配一般,在大脑还没理清楚确切发生的事之前,他的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回答。
    吻回去。
    然而,得到了回应的少年却猛地抽离出唇齿之间的温存,向前探出一步,将温热的鼻息扑向黄景瑜的颈部和耳根,
   “可以。”这是对10分钟之前那个问题的回答。少年心性,就喜欢恶劣的玩弄喜欢的人于股掌之间。
     刚那个突然中断的吻,本就扰的黄景瑜心里分外难受,而现在温热游走的气息,更使他有些乱了分寸。彩虹鸡尾酒的醉意慢慢往上爬,理智线似乎即将崩断。
     黄景瑜乱了呼吸,失了方寸。捣乱的少年却依旧不肯放过他,他起身离开座位,走过去环住黄景瑜的脖子,先是用手抚住他的头,然后猛地抓住他的头发,俯身向下又一次啃咬住那张薄唇,用尖利的小虎牙轻轻咬。似乎是还不尽兴,便吐出小舌头轻轻叩击对方紧闭的唇瓣,黄景瑜先是一惊,但睁眼看到许魏洲热吻中紧闭的双眼,轻微颤抖的睫毛,感受到环抱里身体的温热,所有竖起的壁垒全都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下。这份不可抗拒的感情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勇气,去尝试重燃对这个世界一切的希望。黄景瑜身体轻轻的颤抖着,他从来没有试过这么淋漓尽致的吻,像是把整个生命的力气都交给了对方。这个吻里到底有什么他说不清楚,但他隐隐约约的知道,也许从今以后,在每一个孤独狂欢的夜晚里,他不会再一个人看破人情冷暖。
  “画我是要收费的,emmm。。。一幅画26个吻。刚刚吻掉2个,你自己算算,你还欠我多少个。”少年笑得一脸狡诈,又藏不住心里满满的甜蜜。

告白气球第五章放在微博上了,下次直接更6了,改了好几遍这里都发不出来,对不起宝宝们😭

我。。。。。为什么连这个都发不出去。。。。。。。想死_(:з」∠)_

告白气球

Charpter4
  “送给你的,还喜欢么?”许魏洲经过一夜的演出有些脱力,靠着高脚凳的椅背斜斜的看着黄景瑜。
    “谢谢你。”
      黄景瑜的心里千头万绪,却又不知从何问起,也不知道该不该问。
    “这首歌叫什么?”
    “Rencontre.”
      Rencontre,咖啡店的名字,这是个法语单词,邂逅。
      说来好巧,黄景瑜给许魏洲画的第一幅画,也叫作,Recontre。
   “为什么要把这首歌送给我?”
   “因为,这首歌本来就是为你而作啊。”摇滚的男孩安静下来,眼眸中带有一丝怠色,泪膜亮晶晶的,闪着光。用着慵懒的口吻,说着一些撩人的话。
    黄景瑜的心好像突然跳动了一下。
    那颗早已失去活力的,已经在无数个黎明中死去的心,在这个瞬间,鲜活了起来。
    那年在医生的劝说下,他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上海,他几乎是抱着为了安慰母亲的心态选择听从医生的意见,换个地方生活。母亲起初是想跟来的,但他既然选择告别过去,就应该彻彻底底。那时候,自杀的念头不时地冒出来,深陷于对世界绝望的黄景瑜起初真的对于这种方法不抱任何希望。但当他游走在塞纳河畔时,当他路过那家咖啡店时,他绘画的心萌动了起来,那是他得病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完成画作。
    他在一点点康复吧,起码在医生眼里是这样的。他没有了轻生的念头,却也还是缺少生活的欲望,他原以为会就这样活过去,活过这苟延残喘的一生,却又偏偏在深秋里,遇见了为他作曲的人。
     他是知道答案的,这首歌,一定属于他。
     理解艺术从来都是灵魂上的相契,所有的感觉才是最理性的分析。当画家和乐手相遇那刻起,对方的故事就已经缓缓展开在对方面前了。他的孤寂,他的不羁,别人面前的各种伪装,在真正对的人面前,都不堪一击。很奇怪,那个人,从一开始就看透了你,却几乎没有任何原因和理由。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你没有走过我的桥,却偏偏知道我在什么地方落脚。
    也许邂逅,不过是一场重聚。
     黄景瑜什么都不想问了,他什么都明白了。
    他盯着许魏洲,嘴角突然上扬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我能吻你么?”
     很奇怪,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或轻或重的选择困难症,可往往人生中一些很重要的决定,却是在一瞬间做出的。就像此刻,黄景瑜决定了,他要眼前的这个人,要一辈子。

告白气球

Charpter3
        黄景瑜拆开信封,里面装的是一份亲笔写下的乐谱,作曲那一栏赫然写着三个歪歪扭扭的汉字——许魏洲。
        呵,原来这闷头呆脑的小男孩叫许魏洲?这是,他作的曲?
         “先生,订花的那位先生说如果您想听这首曲子,今晚请在26号街口的那家酒吧点一杯法国彩虹鸡尾酒。”
       
        晚上10点,黄景瑜关了店向26号街走去,法国9点多的街道就已经是冷冷清清了,巴黎歌舞笙箫的夜生活,全在一家家的夜店pub里。门的内外,是两种景色,两种音调,两种心境。很迷人不是么?黄景瑜以前在上海的时候很喜欢玩夜场,他喜欢在凌晨穿过冷清的街道,思索人生的道义,推开门的那一刻却是扑面而来的喧嚣和欲望的堕落,在灯红酒绿之后,黄浦江上那似乎呼之欲出的红日,衬着刮在脸上的凉风和清冷的空气,又一次带来极致的空虚和孤寂。黄景瑜太过于沉迷这种人性的对比,人心的起伏。
        也许艺术家,多少都有些病态。
         一路回忆着往事,差点错过了26号街的路口。这不是一条夜色繁华的街道,也从未听说这里有什么著名的酒吧,黄景瑜并不很认路,他有些拿不准能不能找到约定的地点。
        26号街是一条七拐八拐不太规矩的街道,但还好没什么岔路口,黄景瑜耐心的走着,终于在出口看到一家还亮着灯的小店,that pub.还真是叫,那家酒吧啊。
        室外的装修很平淡,但推门而入,却让黄景瑜吓了一跳,。室内的装修很浓的重金属风,放眼望去满墙的电吉他,正中间的是一个摆满乐器的小舞台,舞台上没人。表演的时间还没到,酒吧里也只是安静的放着一些后摇。黄景瑜选了吧台的位子,按照吩咐点了一杯彩虹鸡尾酒,然后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许魏洲,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酒已过半,却还不见来人。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转动着玻璃杯,晃动的彩虹光影透过菱形纹的玻璃杯打在黄景瑜的下巴和锁骨上,这人似乎已经带了些许醉意了。
        回忆依然时断时续的涌现着。
        他已经记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被诊断为抑郁症的,他只记得突然有一天自己的家里面堆满了药,突然有一天母亲搬来和他一起住,突然有一天昔日那些声色犬马的日子竟恍如隔世,甚至像是一场荒诞不经的的梦,突然有一天,他画不出画来了。他坐在天台的边上,望着刚拂晓的城市,全是虚无。他抱着画板,画不出一笔来,那张白纸,就是全部了。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种漫无边际的虚无,几乎快要吞噬他。
        调试话筒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凌晨零点了,穿着一件简单的卫衣,还是那个单薄的男孩,不过这次,他抱着一把电吉他。右手有力的划过,用一串喧嚣的音阶开启了一个摇滚的夜晚。这些大多数是黄景瑜从未听过的,有些死亡金属的味道。他以前对摇滚不了解,多少有些世人刻板的印象,便没来由的拒绝去了解,却在不经意间感受到了它的魅力。在躁动的空气里心跳动的越发激烈,酣畅而痛快淋漓。台上的乐手已然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了,俊秀的脸庞上挂着些晶莹的汗珠。黄景瑜看的有些入了迷,在心里笔下细细描摹的少年,身上那股神秘的,桀骜不羁的气质,终于找到了答案。
        凌晨两点,店里的客人多数已离去,乐队成员纷纷离场,只剩下吉他手了。黄景瑜换了个斜对着舞台的双人座,为他也点了一杯彩虹鸡尾酒。
        许魏洲坐在高脚凳上,转了个身面向黄景瑜的方向。他缓缓弹响了有些格格不入的曲调,前奏安静的像是民谣。却又在琴弦微颤时,不经意的按下最为低沉有力的两组和弦,之后的音符便如狂风暴雨一般涌入,嘈嘈切切错杂弹之时,又将一切归为平静,曲终,是永久的平静。
        这真的是一首送给黄景瑜的咏叹调。
        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少年,把自己看透了。
        

告白气球

Charpter2
        巴黎的冬天就要到了,可那个拿吉他的男孩儿一如既往的单衣薄衫。他应该是个流浪的街头艺人,可又从未见过他在街头表演赚钱。只是无论晴雨,那个长椅上总有一个执着的背影。
        真是个怪人。
        黄景瑜每次眼光有意无意的扫过那个位置,总有些不落忍,便起身邀他到店里喝杯咖啡。如果遇上天气好的时候,黄景瑜也会和他在河边坐一坐,共享一段静谧的时光。
        一个月以来他们从未互通姓名,只知道大家都来自同一个国家。他们之间其实不怎么聊天,大多数时候就是两个人静默的坐着,看向塞纳河的余辉。
        男孩在店里的时候,黄景瑜很喜欢画他。他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似乎与这个异国国度的血脉相连,却又生来带着东方气质的隽秀,而他身上从内所散发的沉静,似乎又透漏着一丝乖张不羁的气息——一个色彩鲜明冲撞的矛盾体,却以一种最为和谐的方式存在着。怪不得当时和那个画面如此和谐。他在每一个时刻记下打在男孩身上光和影的位置,描摹每一个侧影掉落在地上的响动。在黄景瑜的画里,时空在变,但是画作中心的那个焦点,却始终停滞在时光之里。
        在那个男孩出现后的第60天,他消失了。
         黄景瑜等了他一周,可靠窗的位子旁没有他,河边的长椅上也没有他。落寞是难免的,他还没有给他看过那些有关他的画作,那些已经铺天盖地充斥着他的房间的画。他本想等到机会合适亲自领他来看的,但画中人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流淌的塞纳河,午后的咖啡店。
         独自在异乡求学的黄景瑜早已习惯了相聚别离。他从来是个向往自由不愿受羁绊太多的人,总是孑然一身潇洒自在的活着。可一个喜欢强烈色彩对比的画家,也许对其他事务淡然处之,却必然对心爱之物有着最为浓烈而执着的情感。
        吉他少年的消失,让黄景瑜的心空了一大块。
        最后一幅关于男孩的画作,黄景瑜一直挂在店里那个靠窗的位置旁,那是一幅半成品,只是草草的勾勒出男孩的模样。他记得那天是初雪,一向安静发呆的男孩,突然在满是雾气的玻璃上画下了一个小小的心,嘴角漾出了一抹甜甜的笑。
        黄景瑜没有画完,他在等,等他出现填补那一份空缺。
        在他消失后的第26天,黄景瑜等到了一束红玫瑰,一如那天初见他时的那一束娇媚。在花团锦簇中,放着一个牛皮纸袋的信封。
        送给总喜欢画我的那个人。

告白气球


Charpter1
        今天周三,那个人又来了,还是抱着把木吉他,坐在店里那个角落靠窗的位子,手指轻抚着琴弦,也不弹出声,一只旧铅笔别在耳朵旁,单坐着发呆。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香榭大道的落叶散了一地,巴黎的空气冷冽,因此路上的行人都喜欢走进一家咖啡店,点杯热咖啡驱散一下身上的凉意。
        塞纳河左岸的这家咖啡店是黄景瑜两年前接手的,说起来,还真的是一段传奇的经历。他五年前来到法国学习油画,意外遇见了这家名叫Rencontre的店。这家店的规模装修其实并不起眼,但当时门口飘落一地的金黄叶上落了不知道被谁丢下的一枝红玫瑰,色彩的冲撞挑动了美术生的神经,黄景瑜便走进店里展开画布,挥动画笔记录下了这一刻。店老板也是个爱画的人,路过黄景瑜身边的时候,看到这个年轻人的画作甚是喜欢,便请求他将这幅画留下来,黄景瑜与老板相谈甚欢,便欣然同意,日后也便常来这里坐画,与老板谈天。两年前老板想要和妻子周游世界,又恰逢黄景瑜刚完成学业,就将咖啡店托付给了他照看。
        黄景瑜很喜欢在店里呆着,店里总有浓醇的咖啡香,落地窗外是四季的塞纳河,河畔总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人群,带着不同的喜怒哀乐,日夜游走在巴黎的街头与角落,他们之中也许会上演各种偶遇邂逅或离别重聚的故事,浪漫或悲伤。黄景瑜喜欢注视这一切,就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用画笔描摹西方都市中时间里所发生的一切。
        他注意到那个流浪的乐手是在上个月一个秋雨不绝的下午,他独坐于河畔的一席长椅上,从天亮的那刻可能就在了,脚下撑着把黑色的伞,弓着身子抱把旧吉他就那么淋在细雨里,盯着时而荡起涟漪的河水,轻轻拨弄着金属的琴弦。身上破旧的衣服告诉黄景瑜,这个人不过就是一个沉迷于自己音乐的流浪者而已。他,和他周围有些阴冷的色调,都让人心生秋的悲意。黄景瑜收回视线,想要下笔,却始终构画不出正确的基调,这还是第一次心里千思万绪却始终无法下笔的怪事。
        他又抬起头将视线移向那个地方,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位送花的姑娘捧着一大把妖艳的红玫瑰递于他,他似乎很意外,缓缓的转身过来看向黄景瑜的方向,似乎有那么一刻,两人的目光相接了。
        雨水从玻璃窗上一串串的滑落,扭曲了所有的光线。黄景瑜看不清那是怎样一张脸庞。只知道,在那簇鲜红的花朵映衬下,是一个白净的少年模样。强烈的红色横冲直撞的插入进灰的基调,就像当年咖啡馆门口的那副画面,色彩的强烈撞击牢牢地吸引着黄景瑜的眼球,不过这一次,还有抑制不住的心跳。
        那幅画作,几乎是一气呵成。黄景瑜完成的时候,已是迟暮时分,雨还没停,岸边的男孩还没走,大捧的玫瑰放在长椅的一边,他撑着伞,依然抱着吉他发呆。看到那个有些单薄的背影,黄景瑜有些心疼。外面这么冷,毕竟是给他创作灵感的人,也是画作的主角,不如请他进来喝杯热咖啡,驱散一下身上的凉意。他撑着伞向岸边走去。
       
       

预谋邂逅番外篇

番外一 关于谁是攻
        “喂,洲洲,他们都说谁先告白谁是攻哎~”
        “哈哈哈哈哈还好我抢占了先机。”躺在沙发的黄景瑜抱着手机刷着微博笑得一脸得意。
        “哦?是么?”许魏洲抱着书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所以啊,你就放弃反攻这个念头吧!”
        “你认可谁先告白谁就是攻?”许魏洲放下书,
        “当然,毕竟老子是直接上嘴的人!”
        “那我要是告诉你是我先呢?”许魏洲眯眼看着黄景瑜,笑的一脸奸诈,
        “怎,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给我告白的,我怎么不知道!”
        许魏洲不回答,走向黄景瑜,顺势骑跨在他身上,缓缓俯下身,一张邪魅的脸庞在黄景瑜的瞳孔中放大,微微一侧身,柔软的唇瓣轻贴在某人耳根,
        “我在新年的时候跟你告白,我在你喝醉的时候吻你,你说,谁先?”
        黄景瑜脸红到后脚跟,作为第一次谈恋爱的小男孩,从他们正式交往到现在,从来都是点到为止,小心翼翼的他,连接吻都不敢伸舌头,而现在,他心心念念想要的人竟然就这么羞耻的骑跨在他身上,还做这么让人血脉喷张的动作,说着让人脸红的话,简直要命啊!
        黄景瑜迅速侧过脸,想要躲避那温热的气息,“我,我没听见,也不记得,也没人证明!”
        身上的人似乎不想让他逃,他想要他遵从本能,身体的本能,心的本能,许魏洲早都感觉出了黄景瑜和他在一起时的各种拘束,他知道他在克制自己,害怕伤害自己,不敢越雷池一步。但其实,他不介意的,他许魏洲认定的人,值得为之付出一切。
        许魏洲轻轻扳过黄景瑜的头,
         “证明么?那我现在证明给你看。”许魏洲吻住那薄唇,用手轻抚这他的脸颊,一点点的探出小舌头敲打对方紧闭的唇瓣,黄景瑜感受到了,意外的看着许魏洲,但许魏洲只是认真的闭着眼睛吻着他,
        回应我,回应我!
        黄景瑜现在有点相信了,也许在这段感情当中,自己才是后知后觉的那一个。
        不行不行,这一次绝对不能再掉链子了,必须捍卫一次攻的地位!
         黄景瑜成功的释放了自己的天性,用力的回吻着许魏洲,一个绵长而激烈的吻,满含着浓烈的爱意,吻的令人窒息。这吻像是释放欲望的闸门,空气中已经充满了情欲的喘息,
         “想要进一步证明谁是攻么?”黄景瑜抱着已经有些喘不过气的宝贝,笑得有些得意。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看来有些事情不做不行了,
        “这里?”
        “这里太小,施展不开。”
         黄景瑜一把抱住许魏洲走进卧室,和他一起摔在床上,伸手去脱洲洲的衣服,脱到一半动作却突然止住了,
        “怎么了?”
        “我,我第一次,还是跟男生,我不知道怎么做啊?我想,我想,百度一下!”
         ……
         “唉,唉,你轻点啊,别撕衣服啊,这衣服还挺贵的呢!”
         “黄景瑜!你还想不想做攻了?!不想我来!”许魏洲就差一口老血喷在黄景瑜脸上了,
        “想想想,那我尽量轻点,不弄疼你。”
        许魏洲一把揽过黄景瑜的头,使劲吻下去,这个大傻子怎么废话这么多呢!!!

      
       
      

预谋邂逅(完结篇)

Charpter19
        新学期开始了,开始上课的第一天,许魏洲旁边的桌子就像是上个学期开始的时候一样,空空荡荡的。空空荡荡的,还有某人的心。
        他真的不来了?
        或者说,他真的不想再见到自己了?
        向来对所有事情都胸有成竹的许天才,这一次,却是彻底乱了马脚。讲台上老师在讲什么,书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在说什么,许魏洲已经完全云游之外了。作业本上没有数字,没有公式,只有一遍一遍重复的三个字,某人的名字。
         放学铃声响过三旬,许魏洲终于缓缓回过神来,背起书包打算离开。在落日的余晖下,门口那个人被光辉紧紧包裹着,高大的身形在光洁的地砖上投下瘦长的影子,松松垮垮的穿着校服,头发是刚洗过的,没有好好梳理,几根呆毛微微翘起,他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大概是有些累,就轻轻的倚靠在门框上,低垂着眼眸,盯着手中的外带咖啡。
“你好慢啊。”男孩子喃喃的嘟囔,
许魏洲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呐,欠你的蓝山。”一杯咖啡递了过来,
“什么?”
“你忘了?当时在咖啡店我没带钱包,你替我付的帐,当时不是欠你一杯咖啡么?补上啦。”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静默。
“好。”许魏洲低下头,打算离开,却被黄景瑜一把拦住去路,
“问你个问题,咱们之前是什么关系?”
“。。。。。。”
“回答我。”
“。。。兄弟。”许魏洲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回答道。
“那好,咱们的这一段关系结束了。”

        小王子里说过,如果你想要制造羁绊,就得承受流泪的风险。
        童话书里都有的道理,我们长大了却忘记了。
        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可以这么疼。

        可是,童话故事里面还告诉我们,一般长得帅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可是,你知道么,也许你偷偷盯了很久的人,下一秒,就会转过身来吻住你。
        所以,也许你的人生中会有这么一个画面:在某一个充斥着咖啡香味的傍晚,阳光还有些晃眼,但温度却是刚刚好,放学的铃声已经敲过,外面操场上有些人在打球,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粉笔灰散落在空气中,你和你喜欢的人靠得很近,他身上有淡淡的牛奶味儿,把周围的空气都渲染的香香的。上一秒他还在说着伤你心的狠话,却在你眼眶微微潮湿的时候,突然吻住你的嘴唇,用一种霸道的力度向你诉说着这些日子以来他对你的爱恋。
        接着,他温热的气息包裹着你的耳朵,
        他用一种无尽温柔的语调对你说,
        “这段关系,咱们做恋人。”

预谋邂逅charpter17~18

Charpter17
        黄景瑜睁开眼,发现自己安安稳稳的睡在卧室的床上,大量的酒精留下头痛的后遗症,想努力的回忆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是什么也记不起了,越想越乱,越想越痛。操,接着睡吧!老子失恋了,老子就是要颓废!刚闭上眼睛准备自暴自弃的黄景瑜同学,下一秒就腾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猛烈地动作让床板咿呀的惨叫一声。
         “许魏洲???”,黄景瑜看着床头玻璃反射出的人像惊叫一声,许魏洲对于这一惊一乍的反应倒是淡定的多,他静静的站在窗边看着满脸错愕的黄景瑜。
        黄景瑜很快低下头,沉默不语。许魏洲慢慢走进黄景瑜的房间,
“去洗脸刷牙,我有事和你说。”
“呵,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么?”
“你回来干什么?来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来我这儿找找优越感?看到我这样很满意吧?行了,看够了吧,看够了就出去。”
“黄景瑜,我。。。”
“够了,我不想听见我的名字从你嘴里发出,你不配。”
“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快滚,否则,”黄景瑜突然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许魏洲,“我可不是什么好孩子啊~”黄景瑜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但眼神却是一潭死水。
        许魏洲的眼神黯淡下来,他从未想到这件事会对黄景瑜的打击这么大,对他的怨恨这么深。黄景瑜从小就生在富裕家庭,可能打从娘胎里就不断有人通过各种手段靠近他讨好他利用他然后再抛弃他,从小到大他从不缺朋友,但那些暗地里的背叛他也渐渐的看的越发清楚明白,他渐渐的对任何人都开始设防,所有的交往都是点到为止。就连对黄小仙,他也是有所保留的。可偏偏在遇到许魏洲的那一刻起,像是精确的大脑中了病毒,许魏洲就是突破他防火墙的bug,深深植入在他的系统程序里了。孽缘啊!
        气氛僵持了一会儿,就被黄景瑜不争器的肚子咕噜声打破了。MD,平常也待你不薄啊,我就饿了你一个晚上,这种时候你怎么就不能忍耐一点呢???黄景瑜简直恨铁不成钢。
        “你睡了快两天了,饭我买好了,先吃饭吧。”许魏洲似乎有些忍不住笑了,转身走出了卧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景瑜蒙着被子在床上使劲打滚,老子的脸都被丢尽了啊!!!
       黄景瑜心不甘心情不愿的伴随着厨房的饭香走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看着镜子里胡子拉碴憔悴的脸,黄景瑜有点看不起自己,喝点小酒就睡了两天?为了一个男人居然变成这副模样?说出去他黄景瑜还怎么混?!本来打算洗把脸就出去赶人的黄同学,一脚迈进了浴室。
       “黄景瑜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话,听我说!”黄景瑜刚坐下一个包子就塞进了他的嘴里,这什么态度!他刚准备反驳,被咬开的包子里的肉汁儿顺着舌尖流入,香气溢满了整个口腔,饥饿感像是龙卷风一样袭来。算了算了,民以食为天,天可不能塌。
看到黄景瑜终于专心的吃起包子来,许魏洲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生我的气,但是我必须为我自己说一句,我没干过你想的那些事儿。”
       黄景瑜又猛地抬起头,准备开口,结果许魏洲一个眼神扫过去,又默默的啃起了大肉包。
“我承认,他们竞标这件事我之前是知道的,但是,我绝对没有干过你想的那些不堪的勾当!”
“我知道我就这么轻易地为自己开脱你肯定不信,在你把我赶出去之后,我去调查了这件事,大概已经清楚其中的问题了。”
“问题在你爸妈公司的竞标小组中出了内鬼,他不满黄氏已久,想要跳槽,看准了这次竞标对于许氏的重要性,就把内部资料卖给了许氏。”
        许魏洲拿起一份文件放在黄景瑜面前,“你等会儿吃完饭可以看看,这里面的所有证据都是我亲自核实过的,如果你不信我,你可以自己去查。”
       “我已经向委员会匿名提交过这份调查报告了,委员会应该会重新竞标,这件事许氏确是有过错,我在此代表许氏向你们道歉,我接受你可能会提出的任何私人要求,我们集团也会对你们集团可能会提出的起诉做出赔偿。”
        许魏洲顿了顿,想了一会儿,似乎是很艰难的鼓起勇气道,
“我不知道是谁对你说了些什么,让你认为这些都是我做的。但如果你以后再也不想见到我,我,我可以保证从此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不像前面那个冷静沉着的许魏洲,说这句话的许魏洲像是个充满害怕和委屈的孩子,声音越来越小,甚至有了一丝哭腔,听着着实让人心疼。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黄景瑜的反应淡淡的,有些出乎许魏洲的意料。
        许魏洲突然不安起来。
       “黄景瑜。”
        没有人应答。
        许魏洲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便掩了门离去。
        房间安静下来,黄景瑜拿着肉包慢慢啃。吃完肉包后,他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就离去了,手边的那份资料始终没有动过。
Charpter18
        黄景瑜从黄氏总部出来,给黄小仙发了一条信息。
        黄小仙,老地方,现在。
        黄景瑜坐在上次他们见面的位子,始终盯着门口,等着黄小仙出现。不久,黄小仙便匆匆赶来了。
   “找我什么急事啊?手机里也不说。”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黄小仙有些轻蔑的笑了笑,
   “你很清楚。如果你不清楚,那我给你点提示。”黄景瑜也笑了,然后用口型比了两个字,竞标。
        黄小仙依旧云淡风轻的笑着,“竞标?我上次说的还不清楚么?调查文件都给你了。黄景瑜,你不会已经被你那个心机同桌迷倒连看懂一份文件的智商都没有了吧?今天这么着急的把我叫来,不会是还要替他辩护吧。那我可真是心疼你们黄氏的未来了。”
       “文件有一半是真的。你文件里列出的那些事情都是真实发生的,时间线也是真的,除了洲洲以外涉及这个事的人都是准确的,但是所有的照片全是经过模糊处理过的吧,根本看不清脸部的细节,唯一一张可以看清脸的照片是PS过的,原片里的人根本不是洲洲。这些我都找人鉴定过了。你不用否认和狡辩。这份文件除了主角被人故意替换以外,其他全是真的,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初次看来如果不注意细节的话根本看不出问题。而替换主角这件事带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目的性。挑拨黄氏和许氏的关系,让他们相互争斗从而俩败俱伤。有人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啊。”
        黄小仙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
       “可惜了,我这次,不打算袖手旁观了。”
       “小仙,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你大概也是被利用了,告诉我,这份资料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
        “小仙,我不会怪你的,真的。”黄景瑜握了握小仙的手,用一种温柔的力度,
        “我还得谢谢你给我看这份资料呢。要不是这份资料暴露了他,我还不知道居然有这么一个处心积虑的人呢。”
       “黄景瑜,你为什么会这么信任他呢?”黄小仙笑得有些苦涩,“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从来没有完全信任过任何人,你父母,我,你全都是有所保留的,但为什么,他可以?”
       黄景瑜放开了黄小仙的手,靠在了椅背上,
“我没有,我以为我之前是完全信任他的,但我没有,我相信了那份资料,看了一遍就信了,连一点点的质疑都没有,就选择了背叛他,甚至在他回来告诉我真相的时候我都 不信他。”黄景瑜的眼神里是满满的自责。
“我没有资格再去站在他身边了,我只能竭尽所能地还他一个清白。”
“所以小仙,你能帮我么?”
        黄小仙低头喝了一口美式咖啡,那是黄景瑜以前最喜欢喝的口味。她突然冲着黄景瑜笑得很灿烂,“景瑜,你喜欢过我吗?”
        黄景瑜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喜欢啊,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啊。”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那种喜欢,哪怕就是一瞬间呢?”黄小仙还在支撑着她的笑容,却有一些力不从心了,
“小仙,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些啊?”
“黄景瑜,如果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那你还是恨我吧!起码有一种方式可以让你深深地记得我。”
“小仙,”
“景瑜,这么叫你真好听啊。景瑜,景瑜,景瑜。”眼角的泪水悄悄地流淌,嘴角却还是固执的上扬着,
“景瑜,改文件P照片的人都是我,是我陷害的许魏洲。”
        看着黄景瑜的满脸错愕,黄小仙笑得有些妩媚,她用手指绕着头发打卷,
“我嫉妒他,嫉妒他能得到你。黄景瑜你虽然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幼稚孩子,但我知道你其实内心从来世事洞明,理性沉稳。只可惜唯独不懂感情。我从来都不想做你的什么妹妹,我想要的,是你的爱情。”
“我以为只要给予你长长久久的陪伴,终有一天你会发现我的存在,甚至你一辈子都发现不了也没关系,只要你的身边是我,只有我,你终会顺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我的。所以我用尽一切方法和手段赶走你身边可能有威胁的所有女孩子,但千防万防终究还是……”
“恨我吧,黄景瑜。恨我吧。”女孩儿已经泣不成声,那些深藏在心底的感情,那些说不出口的委屈,终于有了可以宣泄的出口,
        我终于向你表达了我的全部爱意,在我失去你的时候。
        黄景瑜看着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小姑娘,才发现当初的小跟屁虫已经出落为大家闺秀,小的时候总有人欺负她,他总是挺身而出,虽然常常自己也被打得屁滚尿流,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变成了小女孩保护小男孩了。他们渐渐长大,男孩子的父母很忙,女孩儿怕他孤独,就硬要拽着男孩一起玩,又怕他不喜欢女孩子的那一套,就硬是玩儿起了弹弓,爬起了树。再后来,小跟屁虫变成了小保姆,操心着熊孩子的生活和学业,会翘了课去网吧把他揪出来,也会无奈地把作业写好给他抄。在别人眼里,有他的地方,一定会有她的身影。
        我欠你的,大概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吧,又怎么会恨你呢。不管在你的眼里我是什么角色,但你在我的眼里,永远都是我的妹妹。
        黄景瑜用手抹去女孩子脸上的泪,吻住了她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