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

微博:桥头的小黄花

预谋邂逅Charpter14~15

Charpter14
     “黄景瑜,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有些事要和你说。”
      黄景瑜盯着手机里的信息,有点小愧疚,在接到信息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收到黄小仙的消息了,自从洲洲搬来他家,好像自己的整个生活都被与他有关的一切填满了,确实是忽略了小仙啊。她这么久不回家,估计也是和他赌气,赶紧见一面赔礼道个歉也好。
        “行啊,小的随时听从您的差遣。想吃什么想玩什么随便吩咐,我买单~”
        “明天下午4:00,南门外咖啡店。”
        信息很快回复过来,但他现在莫名的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极简练的信息字里行间都透漏着一种寒意,不管以前他做错了什么,黄小仙都从未用这种态度语气和他说过话,她这是真的生气了?不过就是几天没联系嘛,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小心眼了。黄景瑜不安的情绪渐渐消散,女孩子嘛,总有些莫名的小情绪的,哄哄就好了。
        “洲洲啊,明天下午我有点事儿,晚上你自己点个外卖吧。”
         坐在沙发里打着游戏的许魏洲头也没抬,“不行。”
         “我真的有事啊!乖啊,我后天给你做糖醋小排。”
         “。。。。。”
         “我等你回来一起吃。”
         黄景瑜心里突然一动,
         “好,我尽量早一点。”
         “你可不许提前偷吃啊!”黄景瑜又幽幽的打趣道,但眼光一扫,看到沙发里那个瘦弱的背影,又忽然有些心疼,
         “唉,算了,别饿着,饿了就先吃吧,给我留一口就行。”
        黄景瑜走过来揉了揉许魏洲松松软软的头发,顺手抱走了舒服趴在他腿上的小猫,小猫不情愿的用尾巴扫了扫黄景瑜的胳膊。

         黄景瑜走进咖啡店的时候,黄小仙已经坐在老位子等他了,看到他进门,只是略微的扫了一眼就匆匆移开了视线。
         气氛不对。
         “怎么黄小仙女,假期不愉快么?上次跟你视频看你玩的挺开心啊?”
        “哟?黄大爷还记得我这个人呢?我以为您老年痴呆什么都忘了呢!”黄小仙冷冷的说,
        “还真让我猜对了,是,是我不对,最近冷落你了,我今儿不是特地赶来见你了么!我赔罪,我赔罪,想要什么跟哥说!”
        “我要你离开许魏洲。”
        “啊?”
        “我要你离开许魏洲。”
        “小仙啊,你在说什么啊,我知道最近没有好好照顾你,这是我的疏忽,和洲洲有什么关系啊?”
         “有什么关系?!关系大了!要不是他千方百计的靠近你,迷惑你,你就不会这么对我,你爸妈更不会在这次的竞标中失败!”
         “你以为许魏洲真是你眼中那个纯良无害的小男孩儿?你以为你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都是偶然?你以为他靠近你是为了和你做朋友?”
         “你住嘴!”黄景瑜有些怒了,他完全不明白对面那个人在说什么,但他无法容忍任何人诋毁许魏洲,哪怕那个人是黄小仙,
       “这是我查到的所有关于许魏洲的资料,你自己看!”
        黄小仙将一份文件摔在黄景瑜面前,
文件砸在桌子上的声音很响,划破咖啡馆里安静,也划破了黄景瑜好不容易得来的的内心的安宁。
         “醒醒吧黄景瑜,从始至终,你的身边就只有我一个人。”黄小仙用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黄景瑜,默默离开了。
        心底的那份不安,到底还是破土而生,肆意生长起来了。
        一个在沙漠中行走的人,在看到甘泉的那刻,注定是质疑伴随着欣喜的,哪怕是已经触得到的泉水,潜意识里都还是会怀疑这一切不过是海市蜃楼。
        太美好的,非虚即毒。
        自然的法则,是更古不变的真理。
        其实他的自然天性早有预判,只是他像磕毒成瘾的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了。
        黄景瑜拿起了那本薄薄的册子,却像是有千斤重。
Charpter15
     许魏洲,许氏集团独子,早年因其叔叔沉迷赌博,家道中落,在许魏洲父母的苦心经营下,公司运营情况渐渐好转,但其父母早已私下离婚,但在生意场上依然维持表面的夫妻关系共同处理公司事务。许魏洲从小被父母送出国念书,于一年前回国。许魏洲年龄虽小,但却极具商业头脑,在一年前就已经开始帮助父母打理公司的一些事务。最近许氏集团正准备要上市,最近许氏参与竞标的项目则直接关系到上市的问题,而许氏在这次的竞标当中最大的对手就是黄氏集团,自公开招标一来,这两个企业便针锋相对,手段用尽,开始许氏并不占优势,毕竟这个公司才刚刚恢复元气,资金和资源支持都不如黄氏雄厚,业界也普遍一边倒的看好黄氏集团,但在上周公布结果的时候,许氏却意外的中标了,包括黄氏在内的很多人都怀疑其中有问题,黄氏已经向委员会提出审查申请。其中黄氏主要怀疑内部标书可能遭到泄露……

        黄景瑜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桌上的蓝山已经凉了,却是一口未动。
         7点。
         8点。
         9点。
         10点。
         11点。
         12点。
         1点。
         2点。
         3点。
         4点。
         5点。
         5点,黄景瑜拧开了门,看到许魏洲趴在餐桌上睡着了,桌上的饭菜没有动过,三菜一汤,焦黑的颜色嘲笑着做菜人手艺的不佳。
        睡梦中的人似乎被轻微的扰动吵醒了,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清来人后,咧嘴一笑,
         “我没偷吃哦~”

       
       

预谋邂逅Charpter12~13

Charpter12
       “洲洲,谢谢你愿意陪我。”黄景瑜的声音带着平日里不常有的温柔,他是真的感谢许魏洲,他的出现带给这座平日里冷冰冰的的房子以温暖和希望,从今以后,这个房子里陪伴他的,再也不是他故意打开的电视声,水声和他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了,从许魏洲踏进这个房子的那刻起,这里像是被仙女施过魔法的荒野小屋,给过往精疲力竭的流浪者以绝处逢生的惊喜。有他在,未来可期。
        “我该谢谢你才对。谢谢你收留我,谢谢你的秘密花园收留我,谢谢你的家收留我。”
        “跟我还客气什么,老同桌!行了,烟花看得差不多了,咱们干点别的去!”黄景瑜一把拉住许魏洲的手腕转身向二楼走去,
        “哎,哎,干嘛啊?”
        “带你看看你住的地方!”
许魏洲的房间紧靠着黄景瑜的卧室,有个充满阳光的阳台,阳台的视野很好,下面就是精心修剪的小花园,站在阳台上,向黄景瑜的房间望去,还可以看到黄景瑜房间的一角,小窥见全貌,可以看出黄景瑜的房间很整洁,令人难以置信啊,这么一个整天逃课去网吧打游戏的不良少年,居然这么洁身自好?怪不得这么多年不近女色,除了黄小仙这个因素以外,他自己也是个很自律的人吧,不喜欢的女孩子绝对不碰。那,男孩子呢?正在许魏洲胡思乱想的时候,黄景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楼下把许魏洲的箱子搬了上来,他走的时候,只带走了一个箱子,那个家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
        “你这箱子怎么这么轻?赶快打开吧,我帮你收拾收拾,就你们家那样,我可不相信你能自己搞定。”
        许魏洲默默地翻了个大白眼,他是想反驳的,但是黄景瑜说的确实是事实。他就是那种上得了厅堂,下不了厨房的典型代表。
        “快点,快点!磨蹭啥呢,装箱子也不让我看,难道你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啊!”
         “对,藏得全是情书,害怕打开吓死你!”
         “红颜祸水!外面那些小姑娘要是知道你在家的邋遢样儿,我估计得全部改投我的怀抱~”黄景瑜在箱子上转了几圈,啪哒一声开了,
         “!!!”
         “哎,我说你安全意识怎么这么淡薄,现在还有几个人拿自己的生日做密码。”
         “我。。。。明明很多人啊!哎,你干嘛?”
         “我给你换个密码~”
         “哎,你干嘛又锁上。”
         “来吧,解锁!”黄景瑜笑得一脸得意,
许魏洲一脸无奈的输入了黄景瑜的生日,锁又一次被轻松的打开了,
        “要点脸行么?刚刚是谁鄙视我用生日做密码的?”许魏洲一脸鄙夷的笑看着尴尬的黄景瑜,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再说了,我说的是不要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码,没说不可以用别人的呀,哎,这密码多好,你别改呀!”黄景瑜想要拦住许魏洲,但是他已经改完了,
        “你这次改的啥?”
        “不告诉你~”
        “说一下嘛!”
        “你2我6!”
        “什么?”
        “这就是答案喽,傻子同桌!”
 
Charpter13
    黄小仙一整个假期都没有回家,她从泰国直接拉着箱子去了在海南度假的爷爷奶奶家,他就是想看看黄景瑜什么时候能想起她这么个发小来,从小到大他们都形影不离,虽然大多数时间里是她追着黄景瑜屁股后面跑,但从自由散漫的黄景瑜只听黄小仙的话这一点就能看出,在黄景瑜为数不多在乎的人里面,黄小仙是很重要的一个。他总说她是小跟屁虫,叫她离自己远一点,但也总是会停下脚步等一等她,向后张望看看她有没有跟上自己。可是现在什么都变了,自从那通新年电话以后,整整一个假期,黄景瑜再也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消息,他明明知道自己早都应该回家,却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句。哪个曾经原原本本属于她的景瑜哥哥,已经完完全全不要她了。
        是谁抢走了她的景瑜哥哥?
        “喂?李管家吗?帮我查个人。”
 
       “洲洲,洲洲,起来吃饭啦洲洲!大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
       “洲洲,洲洲大宝贝,洲洲美人,洲洲帅哥,我的洲祖宗,把我电脑还我呗,想玩游戏咱们重新注册一个号我带你,别拿我的号啊!!!”
        “洲洲,洲洲啊,今天我好累的,我能不能叫个外卖啊~”
        “洲洲,洲洲,咱们秀外,也得惠中啊,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老黄历上说适宜打扫房间。”
        以上是黄景瑜的日常。
        “滚,我不起!”
        “你不就掉了两级么,我会给你打回来的,电脑借我玩玩啊,乖~”
        “不行,外卖我吃不惯,既然你累了,那我帮你吧!你放心,这次我至少保证半个厨房的安全!”
        “封建迷信的东西不能信,我负责秀外,你负责惠中,多完美!”
        以上是许魏洲的日常。
        许魏洲当大爷,黄景瑜当保姆,这是瑜洲的日常。
        黄景瑜觉的自己真是贱兮兮的,就是典型的那种被人卖了还乐呵呵的给人数钱的那种主儿,明明自己才是土地主,却活的像是个被卖到地主家的小媳妇。
        然而这种痛并快乐地日子,好像,有点,爽啊。
        快活似神仙,切着黄瓜的黄景瑜大脑回路里竟然闪出了这么个词。
        黄景瑜错愕于自己已经被折磨的精神错乱到如此地步,但随之又莞尔一笑。
        罢了罢了,大概我命里缺你。
        一旁偷吃黄瓜条的许魏洲眯起一双小猫眼盯着黄景瑜,又偷偷把爪子伸向新切的小黄瓜片儿。

预谋邂逅Charpter10-11

charpter10
     许魏洲把黄景瑜挡在了门外,
      “你等下再进来!”咳哒一声就把自己卧室的房门锁上了。黄景瑜不禁莞尔,他其实刚刚已经看到了个大体,这小伙子人前人模人样的,怎么卧室这么脏乱差,这以后住他家可要好好调教调教了,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各种不正经,可他从小一个人生活,也不习惯保姆太过周密的照顾,所以虽说达不到那些洁癖狂的程度,但自理能力也还是值得认可的。
         就你房间这样,也好意思昨天请我上来坐坐?但黄景瑜环视了许家其他的房间,倒也是挺干净整洁的,整体经过设计的北美风格,墙上虽非出自名家,但充满风格的画作,和一些点睛的艺术摆件,都使整个家笼罩着淡淡的艺术氛围,家里的主人应该是有认真的安置过这个家的。看着客厅桌角摆放的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中间的许魏洲看起来还很小,笑得一脸灿烂,亲昵的搂住身旁的父母。这一切都让黄景瑜有些恍惚,让他有些无法和昨天晚上那户激烈争吵的人家相联系。
        “这些不过都是骗人的把戏。”
         许魏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他似乎看出了黄景瑜的疑问,冷漠的目光轻轻的落在那幅可笑的照片上。
         “别看了,我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走吧。”
         黄景瑜放下照片,许魏洲冰冷的声音像是一把锋利的剑毫不留情的划破黄景瑜想象中温馨的过往。他突然好心疼许魏洲,他从小就没有得到过多少父母的关爱,像是从出生就失明的人,从未拥有也就谈不上失去,可许魏洲却是在领略过世界的色彩后,才失去了光明。此时此刻,他看着那个轻轻抱着流浪猫的瘦弱少年,有了一种想要把他藏到身后,为他执剑,护他一世周全的冲动。
         我本是少年,行走于江湖不染一丝风尘,但遇见他,却愿从此世间纷扰只与我一人相关。他若是江湖,我便堕于江湖;他若是风尘,我便堕于风尘。
Charpter11
      许魏洲看着这一桌子菜拿着筷子的手有些颤抖,震惊!此时此刻他真的只能想出这两个词来形容这个场面了,他是真没想到黄景瑜这么个大少爷居然烧的如此一手好菜,嗯,不错不错,他以后的生活可以预见的会很幸福了。糖醋小排!天呐,他怎么知道自己超级喜欢这道菜啊,快快快,快到我碗里来啊。黄景瑜一脸忍笑的看着对面那个满眼冒星星的小吃货,不停往碗里夹菜的的样子简直可爱炸了,他静静欣赏了一会儿,对面好像渐渐找回了理智线,有点尴尬的抬起头,“那个,你也吃哈。”
        “没事,你吃好就行。喜欢吃我以后常做。”
         “嘿嘿,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许魏洲一脸阴谋得逞后的得意,
         这可爱的有点犯规了啊。
         正在黄景瑜心里万马奔腾的时候,一只橘猫静静的爬上了桌,一脸怨念的坐在了黄景瑜面前。
         对了,还有这个小祖宗没喂呢。
         果然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特别胖。刚见到它的时候,还是个小可怜,在黄景瑜和许魏洲的细心呵护下,它的脂肪组织迅速壮大。黄景瑜的余光瞥见正在大吃特吃的某人,脑补的画面太诡异了,不行不行,可不能把你养成这样啊。
        “别吃了!”
        许魏洲一脸震惊的抬头看着面色诡异的黄景瑜,“你说什么???”
         “我说,那个,多吃点。嘿嘿。没事儿没事儿,你接着吃哈。”
         黄景瑜啊,就是这么,乖巧。
         嗡嗡,黄景瑜的手机猝不及防震起来,终于打破这诡异的气氛。黄小仙请求视频通话。
        “黄景瑜!猜猜我在哪!”刚一接通电话,黄小仙兴奋的脸就弹了出来,吓了黄景瑜一跳,
        “你要死啊,逛窑子啊,这么兴奋干嘛,吓我一跳!”
         “你给我滚,少拿你的不良思想玷污我纯洁的灵魂。我在泰国玩呢,人妖老漂亮了!”
        “。。。。。你难道不应该先感叹一下风景的美丽么?!”
        “美美美,超级美,黄景瑜你真应该跟我来,自己窝在家打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游戏就是好玩,要你管啊。”
         “懒死你算了!”
         “新年快乐呀,黄小仙。”许魏洲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筷子,默默走到黄景瑜的身后去了,一出声,又把黄景瑜吓了一跳,唉,真是他的俩祖宗。
        黄小仙显然是没料到黄景瑜家里会有别人,有些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啊,你也新年快乐啊。”
         “嘿嘿,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我招了个男色填补朕的后宫,你瞅瞅,怎么样!”
         黄景瑜显然不知道他们之前就已经见过了,看来许魏洲并没有告诉黄景瑜自己去过他们学校。
         “挺不错啊,上哪找的?”黄小仙努力用着轻松的语气,
        “那是,我的眼光还能有差!啊,掐我干嘛!行行行,我好好说话,好好说话。他是我同桌,正好最近在外面打算租房子,我们家这不是大么,又没人陪我,我寂寞啊,就把他拐回来了。黄小仙,我这可是给你谋福利,给你家门口添一这么大帅哥,你可要谢谢我,回来请我吃顿饭吧。”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终于能让我净化一下眼球了。”
        “嘿你怎么说话呢,会不会说话你!”
        “行了行了,懒得跟你吵,破坏我心情,我爸妈叫我了,拜拜拜拜。”
         “我怎么没听见叔叔阿姨叫你啊,你就是理亏心虚想遛,唉,我还没说完呢,”
         “臭丫头长大了,居然敢挂我的电话了!”
         “行了,你就让人家清净清净吧,回来还得听你念叨。”
         “哎,你们怎么都这样啊,合着我在你们心中就是这种不停碎碎念的人啊???”
        砰!
        砰砰!
        黄景瑜的话语被吞没在夜晚灿烂的烟花当中,带着五彩的颜色划过湛蓝的夜空,搅动有些冷冽的空气,硝烟的味道却带来一丝温暖。屋内的暖气和屋外的冷气交互环绕着两人,他们靠的很近,用彼此的气息带给对方最诚挚的温暖,
         以前我们都是孤独的人,独自守护着各自的星辰。有一天有颗星星划落了,我追着星星跑,然后就撞上了追着另一颗星星跑的你,两颗星星也撞在了一起,撞出噼里啪啦的小火星。
       
        “黄景瑜,新年快乐。”
        “还有,谢谢你。”
        一簇烟花飞窜上天,
        “我很喜欢你。”
        砰。

哈哈哈哈哈本仙女终于考完啦,一个医学狗的期末真是伤不起,你们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我吗_(:з」∠)_今晚本宝宝弃医从文,坐火车上给你们更文啦,更文啦!!!未来只有短短一个一个月的假期里,我会努力做个高产的小可爱哒(  ૢ⁼̴̤̆ ㉨ ⁼̴̤̆ ૢ)♡ 

预谋邂逅Charpter8-9

Charpter8
黄景瑜和许魏洲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反正在黄景瑜的眼里,现在的日子简直不能更美好了。他每天带着两份早餐去上学,开启美好的一天。然后周末的时候和许魏洲在咖啡店“偶遇”,他以前只爱喝苦苦的美式咖啡,但他发现许魏洲每次都点一杯蓝山,所以这两个人就一人一杯蓝山在咖啡店坐一下午,看看书学学习聊聊天,然后一起去便利店买份晚餐,并肩走在夕阳下,走去他们的秘密花园,一起照看那只已经被养的胖胖的橘猫,坐在秋千上一边分享晚餐,一边等着傍晚时分的小喷泉。相处模式,根本就是一对腻腻歪歪的小情侣。
 
 
新年夜的前一个晚上,黄景瑜和许魏洲静静的看完喷泉,黄景瑜在一旁坐着,他没有像往常一样主动和许魏洲聊天,他等待着,他感觉得出,许魏洲有话要说。许魏洲呢,自己抱着猫,头轻轻的靠着绳子,在秋千上晃晃悠悠,呆呆地望着远方出神,然后一点点减小着幅度。
   “你今天能送我回家么?”
黄景瑜不知道为什么,他以前提出过送他回家,但每次都被他拒绝了。这一次,他主动要求,一定有什么原因。不管是什么原因,此刻他最需要的是自己的陪伴。
“好。”
坐在回家的公车上,许魏洲沉默不语的靠着窗户,黄景瑜坐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
许魏洲家的小区不大,进门没多久就到了他住的楼下,
“谢谢你送我回来,喝点水再走吧,我顺便把上次借你的书还你。”
“没事,你明天带给我就行。”
“去坐坐吧,我家就在二楼,呐,就那一户。”
“那好吧。”黄景瑜其实也是很好奇像许魏洲这样的男孩子房间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
楼层不高,他们没有乘电梯走楼梯上去了,在楼梯间里,有家人的争吵声越发清晰,而许魏洲的脸色也越发凝重。他在那户争吵激烈的房间门口停下。楼道的灯光灭了,漆黑笼罩着他们两个,外面的静谧和屋内的喧闹是画作中最鲜明的黑白对比,给予感官最深刻的刺激。
“抱歉 ,看来今天没法请你坐坐了,让你看到这些真的抱歉。”
“你。。。”
“我没事的,习惯了。”
“天很晚了,你快回去吧。”
“好吧,那你早点休息。”
黄景瑜明白,这种家事,他没有插手的理由,更没有解决的办法。况且,他又好到哪里去呢?
许魏洲在门口站了很久,等到门内的两人似乎吵累了,他才拿出钥匙进了门。他的进入并没有引起什么波动,不过是女主人一句,
“洲洲回来了啊?早点休息吧。妈妈明天有急事要出差不能和你过年了,你和爸爸过吧。抱歉啊!妈妈回来一定给你带礼物。”
“啊,洲洲啊,真的很抱歉,爸爸明天也要有个会,可能很晚回来,也可能不回来了,你自己买点好吃的,出去玩一玩,要多少钱,跟爸爸说。”
“不必了。”许魏洲头也没回的径直走向房间。
黄景瑜的手机一震,一条新信息:
明天咖啡馆见,我还你书。
 
Charpter9
新年,两个少年一脸呆滞的站在放假歇业的咖啡馆门前,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笑。
其实,他们已经笑出来了。
黄景瑜其实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很揪心,他不安许魏洲的反应,他担心他一个人应付不了那种场面,但又不敢直接问起,怕他难堪,直到今天见到他,自己的心一直都惴惴不安,他的潜意识一直在提醒他,要尽全力去保护他。
但他看到今天的许魏洲时,心里松了一口气,起码表面上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但实际上呢?黄景瑜觉的,他是明白这种感受的。
“喂,这下去哪啊?”许魏洲打断了黄景瑜有些游离的思绪。
“我也不知道啊。”
“先去看看猫吧。”
两个人一人一罐啤酒,许魏洲抱着猫,眯着眼,嘴里还含根棒棒糖,
“我说,你怎么大过年的也不回家啊?你那小跟班呢?”许魏洲一脸戏谑,
“回家?回那栋房子去么?我爸妈还记得有我这个儿子就不错了。”黄景瑜苦笑,
“至于黄小仙啊,让我给打发走了,和她爸妈出去玩了。”
“哦,看来你也是孤家寡人了。”
“也?”黄景瑜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
“其实你的家事我本来不应该多嘴,但是谁家父母不吵架啊,你好好劝劝,我最清楚,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沉默。。。
。。。
“对不起啊,我不该多嘴。”黄景瑜后悔死了,就是偏偏管不住自己这张嘴,昨天被自己撞见那样一幕,他肯定已经特别难堪了,自己今天还要再提起,哎,猪脑子啊!
“没事,你说得对。美好的家庭确实是一件人生幸事,但是他们已经不可能了。自打我记事起他们的争吵就没停过,其实他们早都离婚了,一直瞒着我,和其他人,人前装的恩恩爱爱,相敬如宾,但我知道不过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最近生意上似乎不太顺利,就吵得特别厉害。”
“我最近在找房子,打算搬出来住,图个清净。”许魏洲用手蹭着啤酒瓶,手冻得通红。
黄景瑜抬头看着许魏洲,盯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
“搬去我家吧。”
“啊?”
“我说,搬去我家吧。我家房子大,房间也多,平常就我一个人住,也挺寂寞啊”黄景瑜双手一插,把头枕在上面,随意的靠着椅背。
“那你父母?”
“他们?一年中回来的次数一只手都数都过来了。”
“行了,就这样吧,就住我家。走,去你家!”黄景瑜一下从长椅上跃起,朝车站走去,
“什么?喂!我还没答应呢?那房费怎么办啊?你们家那大别墅我可租不起啊!”
“给你个同桌友情价!”
“喂!那也让我考虑考虑啊!我还没货比三家呢!”
“等下!”黄景瑜急刹车,迎面撞上后面跑来的许魏洲,
他拉过许魏洲的手向回走,
“猫和你我都养了。”

预谋邂逅Charpter6~7

Charpter6

   “黄景瑜,你在你同桌面前提到过我?”

   黄景瑜吃着面漫不经心的回答,“啊?没事我老提你干嘛。”

  “干嘛?突然问这个?”

  “没事。就问问。”

   黄小仙脸色一沉,也埋头啃面,这个许魏洲,总给自己一种不安的感觉,他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会认识自己呢?

  

 

 

第二天是个天气晴朗的周日,黄景瑜约了别人一起打球,他到的很早,闲的没事就到处溜达转转。

然后,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那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孩拿着一杯咖啡,眼眸低垂的看着书,很认真的样子。

黄景瑜拿起了手机,拨号。

“喂,老三,今天我有点事可能不能和你们一起打球了,抱歉啊,改天,改天我请客赔罪。”

“哎呀我真是有事,没骗你,跟兄弟们说一声,我下次一定去,一定去。”

“行行行,不跟你说了啊,下次再聊啊。”

黄景瑜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篮球服和手中抱着的篮球,毅然向家走去。

回家,换衣服!

许魏洲放下手中的咖啡,抬起头向外面看了一眼,嘴角的笑意似隐似现。

黄景瑜真的是一路小跑回家的,然后又匆匆忙忙的打了个车回到了刚刚的咖啡店门口。然后,抱着一沓书穿着干净的衬衫推开了咖啡店的门,点了一杯美式咖啡,晃晃悠悠的走到了许魏洲身后的桌子旁,俯身坐下。

两个人谁都没有打招呼,没有一句对话,像是不知道对方存在一样,默默地看书,静静的喝着一点点变凉的咖啡。店里的音乐带着周末时光独有的悠闲惬意,在巴洛克时代的浪漫情调下,穿着衬衫的两个少年背对背,享受着这种独特的陪伴,分享着夕阳的温暖。

许魏洲的手机震了下。

“喂,晚上有什么安排?”

许魏洲指尖顿了顿,然后飞快打出一行字,

“没什么安排。大概是回家准备明天的功课。”

“这么无趣啊。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许魏洲站起身来收拾东西,然后转身看向黄景瑜,

“那走吧。”

“啊,你等下,我帐还没结呢!”

“啊,我钱包呢?”

黄景瑜突然想起自己的钱包好像落在了刚刚穿的衣服口袋里,刚刚走的急,就忘带了。

“我来付吧。”

“这怎么行!”

许魏洲乐了,“那不然怎么办呢?”

“我。。。算我借你的,明天还你。”黄景瑜感觉丢人到了极点,

“没事,我不要钱,就算你,欠我一杯咖啡吧。”

“走吧,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吗?”

Charpter7

许魏洲和黄景瑜并肩走在五月末傍晚的小路上,周围很安静,没什么行人,只有惬意的小风不时拂过,和路边斑驳的梧桐树影。

“地方不远,天气也不热,咱们走着去吧。”黄景瑜刚提议,许魏洲就点头答应了。其实那个地方走过去也需要一些时间,但黄景瑜就是想和许魏洲在这么美好的下午并肩散散步,聊聊天,多呆一会。和他在一起的时光里,不说话,也很美好。

黄景瑜看到路边有一只野猫无精打采的趴着,有些心疼,下意识的停下脚步看着。

再等黄景瑜回过神来的时候,许魏洲已经抱着刚从便利店买来的香肠,跑去喂猫了。

“没想到你还挺有爱心啊。”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冷漠啊。”许魏洲默默翻了个白眼。

“你喜欢猫?”

“嗯。小时候在外婆家有养猫。”

黄景瑜看着这个温柔的喂着猫的男孩,眼底藏着说不尽温柔。

嗯,他们还真是像啊。

 

 

“好可惜没法把它带回家。”许魏洲似乎和那只猫很投缘,

“希望它能早点找到家吧。”黄景瑜也有些遗憾,

“不知道它是不是一直在附近游荡,哎,要不咱们有时间就来看看它吧。”

“行啊!”黄景瑜很惊喜,许魏洲这是在主动约他么?

他们就这么溜溜达达的走着,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也不知道到底走了有多久,只知道天边白白的云朵变黄变紫,

“到了。”

许魏洲眼前的,似乎是一个破旧的已经荒废的小公园,

“我说咱们走了这么久,你就带我看这个?而且天都要黑了,这也没什么人,你不会对我图谋不轨吧?”许魏洲打趣道,

“哈哈,猜对了,我今天劫色!”黄景瑜笑得一脸猥琐,

“跟着我走就对了,想跑已经晚了!”

穿过锈迹斑斑的铁门,里面的,却是虽然破旧但看得出依然被人精心打理的草丛和游乐设施。

“这儿啊,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黄景瑜坐上一个看上去有些脆弱的秋千,他魁梧的身躯局促在狭小的木板上,充满了违和感,和莫名地萌感,逗得许魏洲忍不住笑。他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的秋千上。他比黄景瑜瘦些,坐上去刚刚好。

“我爸妈从小就不管我,眼里从来都只有工作,天天把我丢给保姆,保姆哪看的住我,我就天天和一群小伙伴跑来这里玩,玩到他们所有人都被父母接走,我在自己偷偷溜回去。”

“人多的时候秋千特别难抢,我就等他们都走了,再坐在这玩儿。”

“一开始自己一个人也呆不久,但后来一起玩的伙伴越来越少,最后就只剩下我还来这里了。一个人独享这一片天地,看着星星放空自己,安安静静的,什么也不用想,也不会有人打扰我。我特别喜欢夏夜,因为有知了陪着我,我拿瓶酒,也不孤独。”

“所有激烈的情绪在这里都可以得到缓解。”

“我是你第一个带来这里的人么?”

黄景瑜笑了笑,低头看了眼手表,

“准备好,惊喜马上就到。”

“5,4,3,2,1!”

正对秋千的地方,刚刚还干涸的小喷泉突然喷出水柱来,喷泉底还有着五彩的灯光,水柱时高时低,像是舞蹈的精灵,刷刷的水声合着幽幽的蝉鸣,以及空气中潮湿的水汽,让这片刚还不起眼的小地方充满了魔幻的色彩。

“这个喷泉只有夏天才有,前几天还有几盏灯坏了,我到处找人才修好。”

“这个公园难道是你一直在管理?”

“我没那么大能力,也就照看着这一小片地方。我实在不忍心它荒草丛生,无人照看。”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这里,修了里面却不修外面,看来你是不想让别人发现你的桃花源啊。”

“被发现了啊。”黄景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要把它分享给你。”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里?毕竟,它也就是个荒废的公园一角而已。”

“不,我很喜欢。它很美,谢谢你愿意带我来。以后我可以常来么?”

“当然啊,从今天起,它就是我们俩的秘密基地啦!”

许魏洲看向黄景瑜,他笑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不自觉地,他的嘴角也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说,咱们把那只猫接来吧!”


预谋邂逅Charpter5

Charpter5

       黄小仙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好孩子,第一次为了黄景瑜翘了一天的课。在早上道过别之后,黄小仙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走上去学校的路,而是偷偷跟着黄景瑜,并企图无声无息地潜入他们学校一探究竟,找出幕后真凶。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猝不及防。

       黄景瑜像往常一样打扮得人模人样的穿着校服出了门,并在门口买了两份煎饼果子和豆浆,黄小仙则一路尾随,然后黄景瑜大摇大摆的进了校门,而黄小仙,却被拦住了。黄小仙人生第一次干这种勾当,难免会紧张,可能是表情出卖了她,门口保安大叔一声怒吼,黄小仙抖了三抖,

“那个穿白衣服没穿校服的,站住!”

“你是哪个班的?为啥不穿校服?”

黄小仙此刻心里真是卧槽卧槽的,凭什么那么多人都不穿校服,就抓她一个!

“叔叔他们都不穿校服啊,为什么只批评我?!”黄小仙一脸委屈,

“因为不穿校服的老就那么几个,我都认识了,你看着脸生,我今天教育教育你,你就记住了,别跟他们学!”

“叔叔我记住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黄小仙边说边想溜,

“等会儿!你把班级姓名写下来,明天到我这儿消名字。”

“叔叔我,”黄小仙正想要不要编个名字随便对付过去,突然一个好听的男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叔叔,她是我们班的,她平常一直都认真遵守校纪校规,可能今天有突发状况,下不为例,我替她担保,也快上课了,您今天就放过她吧。”

“是小洲啊,那行吧,叔叔信你,今天就不追究了。你们走吧。”

“谢谢叔叔!”

黄小仙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帮她的俊美的少年,脑海中闪过各种狗血的偶像剧情,要不是栽在了黄景瑜这颗臭白菜上,眼前这颗鲜美的白菜简直是上天对她的恩赐啊!嗯,好像有哪里不对。不管了,先饱饱眼福吧。不过,他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撒谎帮自己呢?难道是,一见钟情???

“同学,刚刚谢谢你。”黄小仙尽量摆出自己淑女的一面,

“不客气。”许魏洲微微对她一笑,

“不过,咱们明明不同班,为什么你要撒谎帮我啊?”

许魏洲顿了顿,

“因为,我认得你。你是,黄小仙吧。”

“啊???”自己什么时候知名度这么高了?这种级别的大帅哥都认得自己!黄景瑜居然还不知道珍惜!

“我是黄景瑜的同桌,许魏洲。”

黄小仙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会做出如此反应,似乎这个名字,带着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黄小仙迅速回过神来,她眼前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黄景瑜最近常挂在嘴边的同桌本人,还真的是,惊艳啊。也难怪黄景瑜一直念念叨叨,虽然只有这么短暂的接触和寥寥几句对话,却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对方的儒雅和得体,加上那逆天一般的颜值,难怪保安大叔都被他制服。但黄小仙却总有一种来者不善的直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看着黄小仙自己愣神,许魏洲打断了她的思路,

“你找黄景瑜是有重要的事情吧,我帮你叫他出来。”

黄小仙如梦初醒,突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啊,不用不用,不用叫他。我来,我来不是来找他的,是,是,哦,是老师,是老师叫我来沟通一下他最近的学习情况。”

“你?”

“啊,对,他父母都太忙了,别人的话他也不听,索性叔叔阿姨就把他托付给我了,老师也是知道的,所以一向都是我。”

许魏洲眼里有些东西一闪而过。

“这样。”

“对了,他还不知道呢。我希望你能不能不要告诉他今天我来过。拜托!”

“嗯,我会的。”

“他就是个熊孩子,平常还得拜托你多照顾他,让他多跟你学学!”黄小仙默默地发了个白眼。

“没有,他很好,很会照顾人。”

“就他?还照顾人?”黄景瑜刚刚买两份早餐的场景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铃铃铃。

“哎呀,我不打扰你上课了。今天真的谢谢你!”

“没事的,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应该的。”

“那再见。”

“嗯。拜拜。”

黄小仙隔着后门的玻璃,看到黄景瑜把另一份早餐递给了许魏洲。


预谋邂逅Charpter4

Charpter4

       黄景瑜突然感觉自己现在有点奇怪。他总是无意识的把袖口放到自己的鼻子下面,仔细地闻着衣服上的淡淡柠檬香,恩,那个味道和许魏洲身上的味道一样,好闻~作为一个浪荡不羁有个性的新青年,黄景瑜是不屑于穿校服的,但这件许魏洲洗好后送还给他的校服外套,他却在每天上学的时候顺手带着,就好像这一直都是他的习惯是的,甚至在味道消散后,他还像许魏洲打听过洗衣液的牌子,不过许魏洲说是别人从国外带回来的,黄景瑜买不到,但看他喜欢,就装了一小瓶送他。要不是黄小仙前几天实在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他都没意识到自己最近有多诡异,但他将之归结为,自己遇到了喜欢的味道,而只有校服才可以将之发挥的恰到好处。对于黄景瑜这套诡异的说辞,黄小仙只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虽然她一开始是有点介意的,但得知是他的男同桌送的,也就真的相信了这个荒诞的理由。

       而黄景瑜的改变却从这件校服开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许魏洲确实不是个早起的好孩子,每天都踩点进班门,因此也从不吃早饭。然后呢,我们的大少爷黄景瑜,一个从来只管自己吃饱喝足的主,竟然不知道从那天起天天拎着两份早餐进门,几乎还都不带重样的,更神奇的是,那个三天两头扎在网吧里的网瘾少年黄景瑜竟然几个月以来没有逃过课了。而以前那个遍地狐朋狗友的浪荡公子,现在只爱在座位上坐着,忙着帮他的同桌拒绝各种示好的女孩儿。

    “喂,我说,你怎么这么多情书啊?”

    “我也不想的啊。”

    “少在这儿给我装无辜,要不是你整天招蜂引蝶的,能让我这个大帅哥沦落到如此无人问津的地步么?”

    “那要不我找个好看的谈谈,应该就没人寄情书了吧?”许魏洲笑的有些不怀好意。

    “不行!绝对不行!”

    “啊?你怎么这么激动?”

    “我。。。那是,那是因为这样就没人送吃的了,巧克力啊什么的!”黄景瑜一时间有点慌乱,

    “你一堂堂贵公子什么时候还在乎起这些了?”

    “反正就是不行,你这是刺激我一单身狗,你的狗粮我不吃。”

       许魏洲看着莫名气恼地同桌,嘴角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自己的这些变化也许黄景瑜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作为黄景瑜实际监护人的黄小仙却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她不清楚到底是谁改变了黄景瑜,但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旁边有威胁。从小到大追黄景瑜的从不在少数,但她从没放在眼里过,就算是碰到长的好看的,黄景瑜也只是多看两眼,能靠近她身边的只有自己,就算黄景瑜不断地抱怨,但也从未真的疏远她,就是这样的安全感,才使得她最终说服自己高中放他一马,可就是这么一疏忽,就让别人钻了空。这是她不能容许的,她必须查清楚,到底是谁有这么大魔力把黄景瑜迷得魂不守舍。


预谋邂逅charpter2-3

Charpter2
        黄景瑜眼前的,是个眉目清秀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带着一丝书卷气,倒不像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了,好像是旧故事里书香门弟家的公子,起码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恩,还好不是和自己一个款啊!现在的女孩子,除了文艺女青年,应该自己这款比较受欢迎才对。黄景瑜默默的安慰自己。此刻的他应该庆幸自己没有看到第一天开学时万人空巷围堵他们班只为一睹他这位同桌的芳容的场面,否则可能他会掉头就回网吧了。说奇怪也不奇怪,这个几乎被全校女生觊觎的宝座,偏偏就这么空了一周,知道黄景瑜的出现,它才有了主人。
        “嘿,美男子,你好呀!我叫黄景瑜!”
        “你好,我是许魏洲。”美男子回过头对着黄景瑜笑笑,对这个新来的同桌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日后请多关照。”
         似乎,黄景瑜的高中生活就这么顺利的开始了?
Charpter3
     这是个雨天,黄景瑜本来是和黄小仙一起走的,但是他们现在不同校了,黄小仙的学校有点远,但黄景瑜又不愿意早起,所以他们就分开走了。雨下的挺大,所以路上没什么人,黄景瑜就算是迟到也不想走太快,脚上这双鞋可还没穿几天呢。就在黄景瑜晃晃悠悠的朝学校走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个有点熟悉的背影,在脑海中搜寻了一圈后,小灯泡一亮,恩,应该是他的美男同桌了!看他平时活的这么细致,关键时刻也是个糊涂虫,这么大的雨居然不带伞!!!黄景瑜看到他湿透的校服,实在心生不忍,也不在意新鞋上会不会溅上泥点了,快跑着就过去了。
         “喂,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不带伞啊?!”
         被淋湿的少年似乎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停住脚步转头看向突然加入的人。
        许魏洲的额头全被打湿了,上面粘着有些凌乱的碎发,长长的睫毛上偶有短暂停留的水滴,白皙的面容在雨中显得有些苍白,而那双有些雾气的眼睛,更显的晶莹剔透。
        黄景瑜看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恍了神。
        黑伞下面,空气的流动好像都凝固了,只有伞外的唰唰雨声。

        “哦,抱歉,早上走的急,忘记带伞了。”
        许魏洲先回过神了,轻声答到。
         “啊……啊,下次记得提前看天气预报,看你这瘦弱的小身板,这么淋,肯定感冒。”
         “恩,我记住了,谢谢。”
         “对了,待会儿把衣服换了吧。”
         “恩?”
         “都湿成这样了,穿着会着凉,你一会儿就穿我的外套吧。”
         “这样……不好吧。”
         “同桌之间,客气啥!”
         “真的谢谢你了。”
         “没事没事,走吧走吧,再不走迟到了。”
         外面的雨很大,伞下的两个人靠的很近,不过,又各怀心思。

也是在上海玩疯了_(:з」∠)_我发誓回去就更文_(:з」∠)_